最新消息:

行刑式槍決! 劉邦友血案8人慘死 龐大利益牽扯引殺機?

   2021-11-26 17:52 何亞芳 點閱:0



近日台灣社會事件不斷,也讓人聯想到過去也曾經歷過的一段「治安黑暗期」,就是1990年代「黑金政治」最巔峰的時候,當時短短的半年內發生台灣史上三起最大的社會案件,就是時任桃園縣長劉邦友血案、彭婉如事件以及白曉燕撕票案。


▲1996年劉邦友官邸血案。(圖/突發琪想)


事件發生在1996年11月21日清晨,時任桃園縣長劉邦友及其餘八名親友,被兇嫌拖往三坪大的警衛室一一槍殺,遇害人分別是當時的桃園縣長劉邦友、縣長機要祕書徐春國、縣長司機劉邦明、縣長官邸警衛劉明吉和劉邦亮、縣長官邸幫傭劉如梅、桃園縣議員莊順興、鄧文昌,以及桃園縣政府衛生局技士張桃妹。兇嫌以行刑式的槍決手法犯案,屠殺行動不超過五分鐘,9人中只有一人倖存,就是縣議員鄧文昌,幸運地死裡逃生。這起血案以13槍造成8死1重傷的慘劇,也是台灣史上最慘烈的兇殺案之一。


▼當時警衛室血跡斑斑。(圖/翻攝自網路)


其中的諸多巧合和命運安排總讓人不寒而慄,像是劉邦友的夫人彭玉英其實當時就在二樓的佛堂禮佛,只是因為距離加上建物的設計,導致她無法察覺底下的情形,還以為槍聲是有人在放鞭炮,再加上劉邦友幾乎沒有去過警衛室,所以下屬根本沒想到去警衛室找人,只是以為劉邦友坐上其他議員的車離開了。


而劉邦友的女兒甚至在事發前,和兩名議員在屋內擦身而過,打完招呼後她就出門了,不到十分鐘,警衛室就傳出槍響。犯案後,兩名歹徒開走桃園縣議員莊順興的車逃逸,但上車後才發現他的祕書梁美嬌在車上假寐,於是劫持她到虎頭山後丟下她離開,梁美嬌也成為這起案件中唯一與歹徒正面對上卻毫髮無傷的人。


資深媒體人丁學偉回想當時,心有餘悸的說,一早接到一通電話告訴他:「你麻吉中槍了你還在睡!」就匆匆出門趕往現場,到了劉縣長公館時才看見混亂的場面,小小的警衛室不斷抬出中槍的傷患,他形容現場「血流成河,根本沒辦法想像」。而傷患全部送往醫院搶救後,只有鄧文昌幸運活了下來,只不過他的大腦受到槍傷造成嚴重受損,所以根本無法清楚記得事發當時的情況,也無法為警方提供更多線索。


▼案發現場大片血跡。(圖/翻攝自網路)


因為當時候犯下這種重大案件幾乎都是與金錢利益有關,於是警方往桃園的開發案開始查起,卻始終沒有頭緒,因為遇到瓶頸,當時警界高層竟然還請了好幾個靈媒來發功問事,靈媒向警方說往東北方查,嫌犯留長髮、蓄鬍,結果警方帶回一百多個嫌疑人,審訊結束後一人發一個便當回去,因為符合特徵的都是流浪漢,丁學偉也說這根本就是「魯賓遜專案」,帶回一百多個魯賓遜,浪費了大筆的時間及人力,卻沒有下文。


而當時,短時間內發生了三起重大刑案,造成了社會的動盪不安,在劉邦友官邸血案後又生了彭婉如事件以及白曉燕撕票案,當時的社會團體也發起了「為台灣而走大遊行」,要求時任總統李登輝認錯、撤換內閣等等。


至於劉邦友血案的事發地點,在之後也靈異事件頻傳,官邸附近被指出聽到哭喊聲,或是看到白影飄過,一進入官邸手機就會收不到訊號,但出來就會恢復,而且辦案的員警陸續在官邸內發現八具貓屍,讓許多人都覺得「毛毛的」。2008年為了不閒置官邸,於是改建成警政大樓,但是蓋好之後卻經常傳出電梯故障,不是卡在樓層中間,就是忽上忽下的像是有人在捉弄人一樣。劉邦友官邸血案就也成為一樁25年未破的懸案,直至今日都尚未偵破。


▼戰鬥藍整合本土勢力將成領頭羊?(影片來源/突發琪想YT,連結若遭移除敬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