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現代驅魔師」科技─泛靈思潮下的後人類探索

   2021-12-01 09:43 藝文資訊 點閱:0

「現代驅魔師」將於2021年11月27日至2022年03月06日在臺北市立美術館一樓正式展出,由資深策展人蕭淑文策劃,將圍繞和貫穿在後人類所體現的一連串思想,及重新思考現代人類在科技召喚下的處境,並探索從人類過渡到後人類的真義。本展邀請10組國內外藝術家和驅魔師集會製作委員會回應命題,混合了物件、裝置、聲音、影像(包含靜態展示)和臨場表演。


展覽整體來說,將建立在科技泛靈的思潮底下,正如後人類主義中心思想不斷升級之下的影響,包括科技人造物的「第二生命」形態、虛擬身體、高速演算法下資訊化經濟體系網絡,以及人與物和其他物種之間的鏈結等,從而產生一種多重感知的錯覺。本展參展藝術家的共通點是企圖在跨學科實踐、後人類主義風潮下,找出和藝術世界的關聯。我們這個時代的藝術家感知到人類社會正面臨這些混沌未知的變局,作品形式轉向新技術的格式,亦是如此。


▲驅魔師集會製作委員會,《驅魔師集會》場景照片,5集線上廣播、45場演講表演,2021。(圖 /藝術家和臺北市立美術館 提供  )


在技術中介的這個時代,建立在科技工業設置基礎上,歷史進程給人一種大雜燴的印象,人類開發一套更複雜的技術,包括賽博格、基因改造、數位化的身體系統、無形實體的信息網絡等,21世紀的新科技不僅解構人文主體讓人類失去中心位置,把掌控權交到演算法、生物科技、人工智能手中,呈現後人類一種令人恐懼與不安的佈局。


▲Cécile B. Evans,《心之所欲》(影片截圖)(圖 /藝術家和臺北市立美術館 提供  )


在這種跨學科美學中,作品本身就是由多組迴路構成的裝配。進入北美館大廳,壟罩著立陶宛雙人創作組合Pakui  Hardware所打造的巨型裝置《下腹》,藉由人造材料形構類人類器官來描述物的擬態,以生物科學理論和技術人造物表達一種後人類的文化涵義和信息迴路;瑞士藝術家Stefan  Kaegi╱里米尼紀錄劇團在《聖殿》中,章魚成為表演性作品的主角,經由觀察與學習的能力,創造了生物的系統,營造與觀眾不同以往的互動體驗;英國藝術家Kate  Cooper的三頻道影像裝置《症狀機器2019》,借用電腦三維動畫技術(CGI),聚焦在廣告和流行文化中對女性形象的描繪,藉由這些搏鬥的身體去批判資本主義的剝削性問題;比利時裔美國藝術家Cécile B.  Evans錄像裝置《心之所欲》創造出一個具有人類特徵的全能系統(HYPER),藉由多重敘事軸線,不斷地游移在「真實的」與「偽造的現實」的邊界,部署了由物質、能量、空間和時間壓縮所形構的世界觀點。


▲Pakui Hardware,《下腹》(局部),複合媒材、裝置,現地製作,2019。(圖 /藝術家和臺北市立美術館 提供  )


隨著後人類時代一切事物朝向具體化的虛擬,來到北美館地下樓戶外中庭,臺灣藝術家吳書原、耿寧的《迷霧花園》發出了一種超脫世界的暗喻,企圖傳達人類這個生物體對真實世界具一種獨特的感知能力,此作品繞過科技這一層,提出一個「明日生活指南」的假設,其背後隱含的是人類生命的循環這個亙古不變的本質,及理解自然之於人類的意涵。除此之外,本展由劇場、新媒體等不同背景的創作者成立了驅魔師集會製作委員會,以「人類如何改造自身,讓自己變得更好」為題旨,邀請跨學科的專業研究者用科技敘事,錄製5集跨主題的線上廣播(Podcast),更邀請5組表演團隊,以「人類為何需要改造自身?什麼是更好的(未來)人類?」為題,於展期間進行45場講演式表演(lecture  performance),將結合影像畫面、即時投影、音聲、物件、偶戲、肢體等表演元素,回扣主題文本。


「現代驅魔師」將圍繞和貫穿在後人類所體現的一連串思想及重新思考現代人類處境。如果「科技」取代「上帝」,由神祇所創造的「人類」概念是否隨之崩解?展覽是指向對後人類的意義提出質疑,而不是基於反人類或反人工生命形式,並意圖從混亂的世界新局中進行檢視與詰問。恰恰是這諸種命題,提供了這個展覽探索從人類過渡到後人類的真義:意即重新被設定和配置的人類如何和當今技術結合以求超越其自身的局限,以及從此處可往何處去的思考。詳細活動辦法及訊息請參見北美館官方網頁(www.tfam.museum)或追蹤北美館臉書粉絲專頁(臺北市立美術館 Taipei Fine  Arts Museum)關注。